上午雪没现在这么大,自己参与了滑雪战队雪季

作者:mgm集团

“在国内的时候,雪场有很多人跟我说,‘嘿,哥们儿,滑得不错啊’,我会摘下雪镜来跟他们说,‘嘿嘿,不好意思,是姐们儿’,哈哈。”

1月26日,十三冬的赛程已经进行了一半,经过2天的休整,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也战火重燃。单板滑雪平行项目平行大回转的男女2枚金牌,分别被长春队的毕野和吉林市队的牛佳琪收入囊中。 男子比赛中,长春队的毕野一路过关斩将夺得冠军。毕野表示,这是自己的第1块冬运会金牌,所以之前也特别希望在比赛中有所发挥。比赛的过程,毕野认为跟预想的差不多。十二冬单板滑雪平行大回转、回转双料冠军郭林是这次43名参赛选手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代表乌鲁木齐队出战的他在半决赛负于毕野的队友孙欢,最终只获得第4名。孙欢获得亚军,另一位老将解放军队的李春辉获季军。 女子比赛出现感人一幕,女选手中年龄最大的吉林市运动员牛佳琪在冲过终点后与助理教练孙艳鹤相拥而泣。1月12日,牛佳琪在训练中意外受伤,能否出战十三冬成疑。中断训练十多天,奇迹般地复出后,牛佳琪带伤夺得冠军,这也是她在十二冬包揽单板滑雪平行大回转、回转金牌后,对冬运会女子单板滑雪平行项目金牌的继续独占。牛佳琪的队友臧汝心在决赛中受伤,屈居亚军,长春队选手徐小小获得铜牌,受到期待的哈尔滨17岁小将宫乃莹获得第4名。 单板滑雪平行项目与雪上项目的基础大项高山滑雪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在高山雪道进行,采取绕行旗门比拼速度的基本规则。但在赛制方面,单板滑雪平行项目又与高山滑雪有比较大的区别。高山滑雪采用每次出发1名选手,2次滑行成绩相加依总成绩决定名次的办法。在单板滑雪平行项目中,每次2名选手一同出发,同样把2次滑行成绩相加得出预赛名次,再进行淘汰赛。十三冬上,单板滑雪平行项目预赛的前8名进入淘汰赛,依次进行1/4决赛、半决赛和决赛。淘汰赛阶段采取PK制,每2名一同出发的选手在第2次滑行时由第1次滑行领先者先出发,落后者按照落后的时间多少延迟出发,第2次滑行中先到终点者晋级。 与高山滑雪每次滑行都是和自己比赛不同,这样的赛制使单板滑雪平行项目带有更多比拼、对抗的元素,让项目具备了更强的观赏性。 今天的丝绸之路仍有大批观众亲临现场观看比赛,他们也表达了观看单板滑雪平行项目不一样的感受。市民马强已经来看过高山滑雪的比赛,今天又带着母亲来到了现场。马强说:我个人更喜欢单板,相对双板来说单板的难度更大。加上这个雪场坡度这么大的雪道,单板带给我的震撼要更强烈一些。另一位观众玛依拉说:我觉得单板比较帅气一些。 单板滑雪平行项目有阿勒泰、乌鲁木齐、哈密3支东道主代表队出战,对新疆运动员的表现,吉林市、阿勒泰队双料教练韩双启点评说:新疆运动员的雪龄不长,经过4年的训练基本掌握了单板平行大回转技术。现在他们在全国比赛能够取得第11到16名的成绩,相信4年后的十四冬上可以有所建树。

谈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丁濛说:“能够幸运地参与到北京冬奥会筹办工作当中,是我人生中一件了不起的事。冬奥会对专业技能要求更高,我具有这样的技能,也愿意为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服务。”《冬奥故事》朋友请教练没学会 偷学偷听他学会了邢亮:我热爱滑雪,我为冬奥自豪!

李妍锐参加的项目,是本届大冬会女子单板平行回转比赛——单板项目现在在国内颇受年轻人欢迎,不论是自由式、平行回转,还是U型槽,靓丽的雪服、如涂鸦般色彩斑斓的雪板、滑行时帅气的样子,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冬奥会专业志愿者必须具备高超的滑雪技能,而能够打开这扇大门,丁濛凭借的也是娴熟的滑雪技术,“ 2008年至2009年雪季,我当时在浙江上大学,假期回北京后,大学同学带我滑了一次雪,我觉得特别好玩,就上瘾了。”

李妍锐所说的“贵人”叫郭林,之前是国家平行大回转队的教练,也是该项目连续7年的全国冠军。在李妍锐看来,虽然自己继承了父亲在球类运动方面的基因,但没有郭林教练的悉心指导,自己也不可能站到大运会的赛场上。

丁濛在进行数据收集程序《冬奥故事》设计数据收集程序 研究全新比赛规则丁濛:很自豪能为家乡冬奥会服务

李妍锐高中在北京101中学毕业,她没参加高考,被保送进中国农业大学,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在校大四学生,她所就读的“葡萄与葡萄酒工程专业”,是中国农业大学最好的专业之一。

丁濛还要跟着国际雪联相关工作人员一起插旗门,如何插,插在哪里都很讲究。比赛前,他为国际雪联的工作人员递杆子、打洞等,并插好赛道两边的防护网。比赛进行时,经常会有运动员将旗门或防护网撞坏,这时丁濛就要赶紧让它们归位,“比赛都是定时出发,运动员到了时间必须走,他们的出发间隔很短,赛道一旦出现问题,我们就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修理好,不能影响比赛,否则就算事故了。这些工作需要不断训练,才能提高水平。”

从某种程度上说,李妍锐算得上天赋异禀。在来阿拉木图之前,她参加全国滑雪联赛大众组的比赛,就获得了冠军,夺冠成绩即使在精英组中,也能排进前三名,也就是说,目前全国女子单板项目比李妍锐滑得好的,不会超过3个人,可更令同龄人惊讶甚至羡慕的,绝不是她只会滑雪,实际上,她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加“酒仙”!

29岁的北京小伙儿邢亮,是北京首都机场航空安保有限公司东区安检部的一名班长。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北京冬奥组委滑雪战队第二纵队的队长。“我很自豪,因为我非常热爱滑雪这项运动。”他说,“我为冬奥自豪,立志投身冬奥,为冬奥喝彩!”

说到自己所学的专业,李妍锐眼前一亮,“简单说来,我的专业就是喝酒,从早晨起来第一节课就开始喝酒,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葡萄酒,一喝就喝到晚上,可开心啦!”当然,这是开玩笑,作为在校大学生,滑雪只是业余爱好,还是学业为重,“我们要品酒么,最简单、最基础的是,你要了解各种酒的含糖量,所以我们刚开始时,在很多玻璃杯里放上水,然后再在水里放不同量的糖,老师会要求你按照甜度进行排序。当然,葡萄酒不止有甜味,还有其他的味道,但每个人舌头感受味道的能力都不一样,比如我吧,对涩的味觉感受就不敏感。”

和领路的同学一样,丁濛一开始滑的是单板。后来,他不满足于只在北京滑雪,开始光顾外地的雪场,也逐渐从单板改成双板,“在雪地里走路,单板没有双板方便,而且玩双板的人还是多。”从2016年开始,丁濛每年能滑上100多天,“我是老师,有寒暑假,所以有充足的时间去滑雪,假期基本上都在滑。寒假在北半球滑,暑假就去南半球,新西兰是我常去的地方,那里的专业滑雪指导帮我提高了水平。”

李妍锐14岁开始玩单板,极大的兴趣让她一直坚持练习。2016年之前的雪季,她一直在主攻自由式,直到去年年底,才改练平行回转。“去年参加了一个商业的平行回转比赛后,觉得回转项目比自由式的滑行更有意思,再加上遇到了贵人,就改练回转项目了。”

机缘巧合,丁濛成为了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前期专业志愿者,“ 2017至2018年雪季时,我填写了一张朋友发来的信息表,后来我在新西兰滑雪时,就有人从北京给我打电话,说欢迎我回去考试。去年10月,我在北京体育大学进行了体能测试,各项都合格。雪季后,我就加盟了滑雪战队,成为小海坨这边的工作人员。”

本文由mgm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